产教融合
 学院首页 | 本站首页 | 校企合作 | 职教集团 | 专业概况 | 校友网 | 资料下载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本站首页>>新闻动态>>正文
大学习|现代学徒制视阈下我国产教融合制度设计研究(第二十三期)
2018-06-12 15:25   审核人:

产教融合是国际职业教育研究的共同问题。从1946年美国职业协会发表《合作教育宣言》正式提出产教融合概念以来,产教融合的内涵经历了从一种人才培养模式,到一种合作关系,再到一种教育与生产交叉的制度三个阶段的演变。如果仅仅将产教融合界定为一种人才培养模式,仅仅从合作模式的角度扩大合作范围,并不能有效解决技能人才培养实践中的问题,这使得产教融合更是一种融合了教育制度与产业制度的职业教育国家基本制度。通过在现代学徒制视阈下融合职业教育制度与劳动用工制度,开展产教融合制度设计研究,可以开拓产教融合研究与实践的新视角,对产教融合实践问题的解决有重要作用。

一、现代学徒制视阈下开展我国产教融合制度设计的优势

(一)整体层面体现“产教融合制度框架设计下的问题破解”思路

  现代学徒制,既是一种制度化的人才培养方式,也是一种具体化的人才培养模式。作为制度化的现代学徒制,是在当前国家层面校企合作制度体系不太健全、不太完善的情况下,拉近职业教育制度与劳动用工制度的距离,推动校企合作、产教融合的重要手段和方式,实质上就是一种产教融合制度;作为人才培养模式变革的现代学徒制,其目标是将传统的学徒培训与现代学校教育思想结合在一起,加强校企双元育人,实质是针对产教融合中的现实问题,强化校企合作关系,创新技能人才培养方式。可见,现代学徒制兼具产教融合内涵中的人才培养模式、校企合作关系、教育与生产交叉制度三层含义。现代学徒制视阈下开展我国产教融合制度设计,既可针对职业教育人才培养中的具体问题,又可从顶层设计的视角进行;既继承了原有产教融合政策所具有的强烈问题意识,为制度设计提供了指向,又从顶层设计的视角设立制度框架,为问题的破解提供了制度保障。通过制度设计与问题破解的同步进行,最终实现制度框架设计下的问题破解目标。

(二)制度层面有助于打通职业教育制度与劳动用工制度

  产教融合,形式上体现为产业领域与教育领域资源的整合、学校技术技能人才培养及企业自身发展过程的校企协同,究其本质则是职业教育制度与劳动用工制度的融合。这种融合,涉及教育领域与产业领域原有体制机制的变革与创新,涉及教育领域、产业领域部门与机构的协同,因而具有制度性变革的难点。现代学徒制源于2014年2月26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的“开展校企联合招生、联合培养的现代学徒制试点”,目标是拉近职业教育制度与劳动用工制度的距离,实现人力资源开发,因而是“校企合作”向“产教融合”升级的制度牵引。从现代学徒制视阈开展产教融合制度设计,就是为了打通职业教育制度与劳动用工制度,围绕职业教育制度与劳动用工制度双向开展制度创新,有助于突破固有的从教育层面单向开展制度设计的局限,完善产教融合制度体系,提升产教融合制度实效。

(三)问题层面有助于抓住产教融合存在的机制性问题

  制度的设计,某种程度上是为了有效解决特定环境下的机制性问题,而抓住产教融合存在的机制性问题是有效进行制度设计的前提。我国现代学徒制试点中面临的学徒制法律地位不明确、政校行企多方参与机制不健全、学徒培训标准体系缺失等问题,涉及产教融合的法律保障、运行机制、结构化框架等,折射出的正是产教融合中的机制性问题。

二、现代学徒制视阈下我国产教融合制度设计

(一)“利益共享、多元共赢”——我国产教融合制度设计的价值取向

  当前,我国产教融合政策实施效果大多不尽如人意,重要原因在于“利益相关者机制的缺失带来政策对象的政策执行意愿不足”。在我国,产教融合长期被放置在单一的教育话语体系中,导致制度设计的价值取向往往基于职业教育的考量及职业学校的需求,企业、学生的需求在产教融合政策中未得到有效体现。企业与青年学生的充分参与是现代学徒制实施的前提条件,现代学徒制视阈下的学校、企业、学徒关系,不是一种从属或配合式的关系,而是一种利益共享、多元共赢的关系,任何一方利益的缺失都会让现代学徒制瓦解。

  由此,现代学徒制视阈下的产教融合制度设计价值取向,必然强调多元共赢,并通过多主体间的利益共享与补偿实现。即在充分整合学校、企业、学生三方根本诉求的前提下,当学校办学、企业发展、学生成长的短期诉求一致,学校、企业、学生在合作与发展中已形成良好的契合时,我们可以通过包括基地共建、人才共育、资源共享等在内的产教融合利益共享机制建设,强化多方利益共享。当学校办学、企业发展、学生成长的短期诉求错位,学校、企业、学生在合作与发展中还存在种种问题与障碍时,我们可以通过包括财税制度、奖励金制度等产教融合利益补偿机制的建设,努力实现多方共赢。

(二)“学徒试点、问题导向”——我国产教融合制度设计的问题意识

  机制性问题的产生是制度设计的先导,许多机制性问题产生的根源又在于相关制度的缺失。产教融合制度的设计,关键要抓住那些机制性问题。我们要思考的是,产教融合存在的机制性问题是什么?如何围绕机制性问题开展制度设计?如何通过制度设计破解机制性问题?现代学徒制是拉近职业教育制度和劳动用工制度的有效路径,在学徒制试点的基础上,通过对学徒制法律地位、学徒培养经费投入机制、学徒培养成本分担机制、学徒管理组织架构等机制性问题的研究,更容易明确产教融合制度设计的方向。

(三) “双重领域、双向设计”——我国产教融合制度设计的思路

  基于“利益共享、多元共赢”的产教融合制度设计价值取向,我们可从学校现代学徒制、企业新型学徒制两个层面,在劳动、教育双重领域双向设计产教融合制度,在充分考虑学校、学生、企业利益的同时,找到制度间的衔接点,真正打通职业教育制度与劳动用工制度。如分别以学校、企业为价值主体,基于现代学徒制和企业新型学徒制,双向设计相关的产教融合制度,企业牵头的现代学徒制试点,制度建设应该与自身的人才队伍建设和干部培养规划结合起来;学校牵头的现代学徒制试点,制度建设应与学生培养结合起来,同时抓紧修订《职业教育法》并衔接《教育法》、《劳动法》、《劳动合同法》,规范并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

(四)“地方突破、国家跟进”——我国产教融合制度设计的路径选择

  在谈及采用 “地方试点”的形式开展我国现代学徒制改革的初衷时,教育部职成司高职高专处处长林宇指出,当前我国还缺少一整套与现代学徒制相匹配的机制、规则、标准,而这正是教育部地方试点的目的所在。希望通过地方学徒制试点,某些制度层面的东西能够在地方率先取得突破,这种突破又可以成为一种标准、制度固化下来,供其他地方乃至国家推广应用,而不是等到国家顶层设计完善才去做。这种制度设计的路径选择正是由下而上的“地方突破、国家跟进”,即通过地方试点率先突破,再由国家跟进,整体设计出一整套与现代学徒制相匹配的机制、做法、标准,这也是我国产教融合制度设计的路径选择。

  以广东为例,广东现代学徒制试点从寻求学校和企业的共同利益出发,探索形成了“多目标、双主体、重标准、强服务”的广东现代学徒制特色,在双场所甚至多场所教学的实施过程中,探索了学徒培养的学分积累、互认和互换制度。这种学分积累、互认和互换制度一经教学实践检验并固化下来,便可能供其他地方乃至国家推广应用,从而打通行业培训与学校教育间的壁垒,推进职业教育与劳动用工制度的紧密结合,推进产教融合制度。

(五)“制度体系、整体保障;政策配套、个性补充”——我国产教融合制度设计的政策配套

  按照“地方突破、国家跟进”的制度设计路径,在国家现代学徒制制度体系框架成型的基础上,地方层面产教融合制度设计可以通过政策补充的方式,围绕地方实际、针对特定问题制定具有地方特色的政策体系,巩固发展既有的制度体系。如广东应针对中小企业多且亟需转型升级的现实问题,在国家现代学徒制制度体系框架的基础上,针对中小企业的技术特点、运营方式与实际困难,制定中小企业参与人才培养的激励性政策,巩固发展产教融合制度。

 

作者简介:黄文伟,广东省教育研究院职业教育研究室副研究员,教育学博士,研究方向为教育政策与法规。

关闭窗口
 
您是第 位访客
 

              版权所有:山东商务职业学院 产教融合办公室     电话:0535-6925016

 

              地    址:山东省烟台市高新区金海路1001号      邮箱:sw5016@163.com